金岩石:下半年沪指将下行打破,受害板块是半

科创板 admin 浏览

团体引见:1984年南开大学博士研讨生,1989年获国际经济学博士学位,其间1987至1989年为哈佛大学索罗斯基金学者。1990年进入美国证券业,2001年底回国,2004至2005年受聘为财经委《证券法》修订小组世界银行技术援助项目专家。2009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聘选委员会委员;2010年6月荣获中国证券市场20年 “最具影响力人物奖”。2016年荣获《第一财经》年度财经人物。

中国股市历来不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而是制度革新的风向标,市

场心情的温度计。从制度经济学和投资行为学的视角看中国股市,才干了解她为什幺会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同时启动了“熊转牛”的第一波行情。

每一个熊市都在呼唤制度革新,每一次牛市的启动也都是制度革新的进程。驱动本轮牛市的制度要素有二:其一是制度性开放,其二是科创板收盘。

中国股市的制度性开放是从QFII和R-QFII开端的,但是直到2017年,境外合格机构投资人进入中国A股市场的总额度仅1500亿美元,外籍团体尚不被允许开户。2018年底,境外机构投资人入市的总额度翻了一倍达3000亿美元,“北向资金”成为中国股市的新角色,有两个目标可以作为“北向资金”的量化目标: 1.境外机构投资人的持股市值占比; 2.“北向资金”的流通市值占比。若以中国A股总市值47-53万亿人民币计算,其中境外机构持股市值占比已从2018年底约占1.5%提升到3.5%,“北向资金”的流通市值占比去年一度高达13%,这个目标是我预言本次牛转熊的重要理由之一。往年下半年,制度性开放还将持续,沪指三千点是一个心思关口,可谓“三千魔咒”。估计在第三季度重复抢夺之后,沪指将选择下行打破,应战年度新高。创业板指数也将受害于沪指下行打破,同时受害于科创板收盘下跌的“影子效应”,无望应战年度新高。

从中国A股市场的主流价值取向看,“北向资金”的一半以上将入乡随俗,强化市场的动摇性和投机性,由于“格雷厄姆-巴菲特”倡议的临时价值投资不是A股市场的主流,中国股市作为新兴市场,以买卖价值为主导,主流投资群体的价值取向是趋向价值,主题价值和波段价值。随同着境外机构持股市值占比的提升,临时价值的取向亦将上升,大消费大金融板块受害于

临时价值投资人的增长。往年下半年,主题价值,趋向价值和波段价值仍然是主流,受害板块是半导体芯片,5G和证券等,投机性较强的稀土,环保等概念炒作将和“工业大麻”一样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