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股亨通光电34亿市值1日蒸发,真假夏草耐人

新股证券 admin 浏览

  5月13日,被称为白马股的亨通光电开盘一字板跌停,34亿市值瞬间蒸发。一篇名为《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文章将公司推向风口浪尖。

  该文质疑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挪用上市公司定增款项,最后导致定增款项“不知去向”。撰文署名知名财务分析人士“夏草”。

  当晚,亨通光电针对上述问题做出回应,声称2017年上市公司资金定增与集团无任何关联关系,而截至目前,公司的经营和资金管理均独力于集团。与凯乐科技的交易资金为正常的结转,不存在利益输送类资金占用范畴,而相关的基金管理和信托公司也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并无股权关系。

  事实到底如何呢?

  该文提出的疑点包括: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对象与亨通的定增方存在关联关系;贸易毛利率难以覆盖资金成本,在流动性困难的境况下却预付凯乐科技大额预付款;募投的项目效果不及预期。

  据亨通集团年报披露,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应收款12.52亿元、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应收款8.76亿元、华润深国投信投有限公司应收款5.16亿元、苏州同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9.39亿元。其中共青城为上海汇至的大股东,股权穿透背后实控人为崔巍,正是亨通光电的实际控制人崔根良之子。显然集团通过其他应收款流入其背后共同股东机构。

  根据亨通方面的口径,亨通光电定资金与集团其他应收款无任何关联。但这更像是在否定崔氏父子关系一样。对于这样的公告声明,并不能解除投资者心中的疑惑。

  此外,纵观过去三个完整的会计年,亨通光电的预付款余额分别为5.39亿元、26.18亿元、33.36亿元。预付款的暴增耐人寻味。从上述文章爆出集团合并财务报表的口径来看,款项的暴增中凯乐科技占到了不少比重。2018年集团预付凯乐科技37亿元,亨通光电占据26.35亿元。

  早在2013年5月24日,凯乐科技发布公告,公司将与上海宝升、上海宝源胜知共同出资筹备设立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解读其主要条款,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为有限合伙企业,其中,上海宝升为普通合伙人,其他两家均为有限合伙人席位。公司设立标的为从事股权投资业务类型。当初作为有限合伙的宝源胜知已经被亨通光电的实控人所替代。而上海宝升科技与凯乐科技则仍在该合伙企业席位,亨通与凯乐如此微妙的关系让这一切变得极具戏剧性,两公司还有多少关联关系就不是三两言语就说清道明的了。

  而正当公司资金需求强烈、毛利率难以覆盖成本时,亨通被安排了大额预付款,预付对象正是上文所提到的凯乐科技。根据亨通方面口径来看,预付款项的产生是由业务议价能力所决定,而公司与凯乐发生交易时并未发生实际的现金支出。同时,凯乐已按合同要求按时交付产品,资金占用属于不实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