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商银行启示,规范控股股东行为制度化势在必

新股证券 admin 浏览

  据中国银保监会网站消息,6月9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5月24日被接管以来,包商银行各类业务照常办理,各项系统平稳运行,营业网点井然有序,银行头寸充足,流动性整体充裕。人民银行将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对中小银行提供定向流动性支持。

  至此,应该说包商银行流动性风险基本上化解,与此同时有央行作为履行“最后贷款人”。责任,对中小银行提供定向流动性支持,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也同样实现软着陆。

  不过,包商银行留给我们的启示却值得深思,一个曾经无限风光的城市商业银行,怎幺会突然落得如此田地。包商银行曾经在中国银行业发布的“2018年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中位列第37位。

  实际上,这看似偶然的事件,其背后一定存在必然。其最重要原因就是央行负责人所说的,包商银行的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形成逾期,长期难以归还,导致包商银行出现严重的信用危机,触发了法定的接管条件被依法接管。因此,笔者认为,包商银行被接管的最大启示是,规范控股股东行为制度化势在必行。

  包商银行从2017年三季度起,便不再公布财报,而且也未说明原因。长期公布财报的公司突然无故停止公布,这背后往往蕴含着信用风险。同时,从之前公布的数据来看,包商银行野蛮扩张背后带来的是资产质量的下滑。包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从2014年的13.01亿元在两年内增长至2016年的26.41亿元,增长超过100%。关注类贷款余额同期也从27.92亿元增长至45.41亿元,总体不良贷款率从1.37%增长至1.69%。

  不良贷款率的升高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包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反而逐年下降。根据WIND数据库显示,包商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从2014年末整体处于下降状态,同时与同业整体水平比较,相关指标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更火上浇油的是,包商银行的贷款客户中不乏“老赖”们的身影。

  根据之前包商银行所披露的审计报告,第一大贷款客户是包头市中冶置业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曾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同时被进行过一次行政处罚,第二大客户满洲里联众

木业有限公司更是曾被19次列为被执行人,第三大客户深圳市中化联合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也同样曾被列为异常经营。这些劣迹贷款人已经给包商银行的风险暴露埋下了伏笔。激进的扩张和粗放的监管让包商银行堆积了大量的风险,再加上负债端的不断膨胀,终于让其不堪重负。

  但笔者认为除了这些“外患”以外,资金被股东非法占用的“内忧”也是其爆发信用危机的重要原因。